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世界印象

虫眼看世界 人类真奇妙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法国歌手芭芭拉  

2009-12-20 11:08:3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她的歌声,旋律自经她喉舌送出,似风雷前大海海面,深色的海洋变成一疋不安分的绸缎,无端分生颤动,令人不寒而栗。

  

一九三零年六月在法国南特出生了一个叫莫尼克.瑟芙(Monique Serf)的女孩,父亲是法国阿尔萨斯人,母亲是俄国犹太后裔。在战争来临的年代出生一个平民,尤其一个犹太儿童,近乎生出一个不幸。

  

莫尼克肯定没有过正常的童年。二战期间父母带着四个孩子辗转藏匿,在物质的贫困,和死亡的恐慌中度日。而莫尼克比她的姊妹更为不幸,她在贫困和恐慌双交集中遭自己的父亲乱伦。

  

于是在音乐老师的怂恿下,莫尼克投奔布鲁塞尔。在那类艺术窑堡里,法语、德语、佛莱芒语通行,长发光头人种各色,烟草和酒精混淆,画笔颜料和精液交汇,呻吟和夜唱织集之中,莫尼克成为芭芭拉。  

 

世界上有一种生灵,专门为安抚别的生灵而自天降。芭芭拉不是歌坛中唯一的为自己写歌的歌手,但她是唯一最早为苦难的爱滋灵魂歌唱的使者。八十年代,芭芭拉的一首《Sid'amour amor》,每天都漫游于法兰西各个角落,以至欧洲陆地。曲名的大意是:爱滋的爱情会致死。甚至是:只要你爱就会死。芭芭拉歌唱时从来不给机会让人看到她露齿的笑,她的吟唱,没有一首需要张口露舌,却一再神经性地一蹦一跳,如血管在呼吸,时而艰难,时而舒畅,你的眼睛,抑或停留在台上的她,还是停留在夜的空,都是一样的,芭芭拉带着你和你的主宰对话,它为你指点迷津,于是一剎那,名叫「灵犀会意」的精灵,如温暖电流般瞬间环抱了你。

  

芭芭拉是空前的,也是绝后的。如今一个半岁的法国娃娃,听到街边小酒馆飘出一九五七年谱成的《Dis quand reviendras-tu?》,一定会转动他的双眸寻找那幸福的来源,如同寻找他的母乳,如同寻找他未来人生的甘泉。

  

芭芭拉终身未婚,性取向暧昧,她的如黑孔雀般的容貌,自三十岁至六十岁,都悠游于四十五岁当中,不曾青春过,不曾衰老过,没有色过,亦没有性过,却极尽色性。于凡间,芭芭拉似掌中琥珀,任由玩赏,却无从透析。

  

一九九七年十一月二十五日,这个无比忧伤的星期天,芭芭拉因肺部感染在巴黎的美国医院停止呼吸,两天之后,数千黑衣男女在郊外的巴诺(Bagneux)公墓的犹太墓地为芭芭拉送行,天色阴冷哀伤,欲泪无泪,似雨非雨。当芭芭拉的棺木垂垂下落在设置好的凹槽时,四周以至整个墓园忽悠起歌,犹如无指挥的重唱,那是人们自发地吟唱芭芭拉的名曲《黑鹰》。纷纷的红白玫瑰像南归的鸽子一样投落墓穴,似一组华丽的颂歌从此覆盖了芭芭拉六十七年的杂味人生。(本文转引 芭芭拉花開幸福來(馬賽)劉西鴻)

 

《Une petite cantate》

她是上个世纪颇有影响力的法国抒情原创歌手,原名Monique Andrée Serf。

这首歌其中流水般的钢琴和同样流水般的唱音符,当时就让我如痴如醉。这可近半个世纪前的曲子,听着有一种要被带回那个时光的黑白味道。

 

  

  

 

  

 

  • W - 上海散步客 - 我的上海印像——

     

    W - 上海散步客 - 我的上海印像——

     

    W - 上海散步客 - 我的上海印像——

     

    W - 上海散步客 - 我的上海印像——

     

     

  •   评论这张
     
    阅读(374)| 评论(2)
    推荐 转载

    历史上的今天

    评论

    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
    页脚

   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